从李楠杜锋3次“身份互换”看我们的舆论场

时间:2019-09-27

  当时的杜锋,刚刚率领广东男篮时隔4年重返总决赛,敢用人、善用人是最他亮眼的标签;而李楠呢,2011年东亚锦标赛、2016年亚洲挑战赛、2017年全运会皆铩羽而归,被讽“得带个主教练当助理教练”。 一支球队的重建是需要时间的,正如一支志在夺冠的球队总会经历种种波折。2010年,热火三巨头横空出世,结果在总决赛里爆冷输给了老迈的小牛(现在叫独行侠),令人大跌眼镜。如果莱利当时就对斯波尔斯特拉失去耐心,可能就不会有热火后来的两连冠了。 风暴来时,席卷一切,遭难的不光教练、球员,甚至连当初风评极好的红蓝两队主帅竞争上岗的机制,也因为“选”中了李楠而备受指摘,而一年之前,它还是那么的英明伟大。 去年9月26日,杜锋重回广东男篮再掌老牌劲旅,李楠履新中国男篮新一任主帅,两件事一前一后,同日官宣,仿佛不约而同。 李楠在世界杯栽了大跟头,有人就把他过往的功绩和他的努力一笔抹杀,甚至连“英语好”也成了不务正业的罪证。然而若是打赢了波兰,恐怕“英语好”就会是他勤奋好学的注脚。 球迷们用“钻石牛角”嘲讽李楠“缺乏战术素养”,他们并不知道,这个梗最初是中性的,只是前方记者NBA夏季联赛期间对场边情况的观察。试想,“钻石牛角”连一套完整的战术都算不上,又如何能够概括国家队的调兵遣将呢? 很多人说:竞技体育,菜就是原罪。又说:成者王侯,败者贼。随即挥动这两杆令旗在舆论场中横冲直撞。殊不知,这恰恰是体育文化的糟粕,是社会达尔文主义结出的恶果。近些年,我们开始称颂那些外国的悲壮的失败者,但当我们的运动员、教练员遭遇失败,情况就截然相反了。 犹记得,李楠正式履新中国男篮主帅的第二天,也就是去年9月27日,我在电话采访前中国男篮主帅宫鲁鸣时,希望他能在应对舆论的方面为李楠支一下招。作为一次次饱受舆论质疑并一次次让舆论大喊“真香”的功勋教练,宫鲁鸣的每一个字都掷地有声:“(篮球是)集体项目,不是一个人的事情,所以教练要坚持自己的理念,不可能人家说什么就是什么,要坚持自己认为对的东西。舆论,可以参考,但是不能被它左右。” 其实如果再往前看,你会惊奇地发现,这已经是发生在李楠、杜锋身上的第3次舆论反转。红蓝分家之初(2017年四五月之交),两人的风评同样是一个天上,一个地下。 世界杯之后,李楠对着央视的镜头说道:“确实感觉非常的抱歉,对不住篮协和整个中国篮球界……对整个球迷的伤害也是非常大,自己也感觉非常遗憾,也很内疚,也很自责。”然而舆论并不买账。 在我们的舆论场里,失败者面对来势汹汹的批评是毫无抵抗能力的,所以,对失败者的穷追猛打也是最没有成本也没有风险的事,很多人都乐于参与其中。可大家最好还是能冷静下来,审慎地观察局势,理性地做出判断,“排着队给XX道歉”的事最好不要再有,因为“迟到的正义”绝非真正的正义。 我们不妨设想一下:倘若李楠的继任者还不如他,那球迷们岂不是又要排队给李楠道歉了?我们能不能不要一边痛恨着某种行为,又一边忙不迭地让它不断重演? 两年多的时间里,李、杜这对“绝代双骄”的人生轨迹,就像是一对曲线,篮球明星尚平吴谦来凉山彝。伴随着舆论的一次次反转,渐行渐近、再次相交又总会渐行渐远。 彼时,李楠意气风发,杜锋正经历一场败退。主流舆论在称赞李楠实至名归、“双国家队”制度英明神武的同时,没有对杜锋留什么情面,乱棍打出不算,还要朝他失意的背影啐几口浓痰。 正如前文所说,一年时间足以改变很多事情,但是,一年时间绝不足以让一个人黑化得面目全非,李楠还是那个李楠,制度还是那个制度,变的是舆论。一个好的舆论场不应该是多变的,最起码不应在神圣化和妖魔化的两极之间迅速切换,它应该稳定、包容、审慎、理性、就事论事。 不幸的是,长久以来,我们的体育文化并不健康,我们从不知道,奋战过的失败者同样值得起码的尊重。遭遇李楠、杜锋之困的体育人不在少数,李宁、刘翔、林丹、王治郅……都体验过一夜间从英雄到罪人的极限落差。而故事的结局,往往是若干年后,在一篇爆文的引领下,昔日的“加害者”纷纷“排着队给XX道歉”,殊不知当年的恶言恶语早已作为事件的一部分定格在历史之中。 一年时间足以改变很多事情:杜锋率领广东男篮夺回冠军王座,“杜指导的语言艺术”大有成“学”成“派”之势;李楠则率领中国男篮在世界杯5战3败,痛失直通奥运的大好机会,用人、应变惨遭质疑。 然而不到一年,舆论场就发生了180度逆转,如今的李楠和一年前的杜锋,在15天时间里完成了堪称魔幻的身份互换:李楠黯然辞职,千夫所指,且更甚杜锋当年;而杜锋则被CCTV请上电视,阔论中国篮球未来,同时成为网友心中男篮主帅继任者的最佳人选之一。 李楠或许配不上大家的原谅,但他绝对配得上舆论的一点耐心,舆论一年前对李楠唱的那些赞歌表明,他身上肯定会有一些可取的特质,这些特质不会因世界杯的15天而凭空消失,那我们的舆论也不应该在短短15天之内“发夹弯”。国足不乏“短命教练”,此种情况常常引起篮球迷的群嘲,而现在,国篮也要制造“短命教练”了吗? 然而其时不过一年,44岁的李楠不是曾经“三起三落”的宫鲁鸣,他终究还是没有顶住压力。试想,如果当初宫鲁鸣五上五下兵败仁川之后便引咎辞职,还会有2015年长沙亚锦赛上万人齐声《歌唱祖国》的盛景吗?

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
联系我们

400-500-8888

公司服务热线

澳门百家乐玩法